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深度 >正文

擦亮“天空之鏡”

2019-04-29 15:55:23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薛亮 王麗華 康維海

從青海省西寧市向西800公里左右,即可到達柴達木盆地腹地。在這片面積約25萬平方公里的盆地中,有一種獨具特色的自然資源景觀星羅棋布,這就是鹽湖。

青海省鹽湖管理局提供的數據顯示,柴達木盆地中分布著各種大小不同的地表鹵水湖、半干涸鹽湖和干涸鹽湖共計33個,鹽類沉積面積約3.2萬平方公里,其中鉀鹽、鈉鹽、鎂鹽、鋰、鍶、芒硝等資源儲量在全國數一數二。

如何有效保護與合理開發利用儲量如此龐大的鹽湖資源?青海省自然資源廳廳長楊汝坤表示:“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最大的責任在生態,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鹽湖資源保護與利用的根本在于在嚴守生態紅線的同時,堅持在資源綜合利用和發展循環經濟上做文章,通過綠色礦山建設,最大限度地減輕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最大程度地提高礦產資源的開發利用效率。”

強生態、促發展、保民生。當這片沒有華麗衣著,更沒有繽紛色澤的鹽湖,以其迷人的性格和高昂的姿態,向世人展現對“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完美詮釋時,一幅“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歷史畫卷也由此悄然打開。

從戈壁荒灘到魚鳥天堂

很難想象,有水的地方卻寸草不生是什么樣子。

這里是鹽的世界,空氣里都充滿鹽的味道。很多年來,察爾汗鹽湖區內近萬平方公里的鹽漬土無植被工程,自然景觀極為單調。鹽湖周圍地勢平坦、荒漠無邊,風吹過時,水面像是魚鱗般一層又一層。

“那時察爾汗鹽湖的土地上無綠草、湖水中無游魚、天空上無飛鳥,一片寂靜。”回想起上世紀九十年代剛剛參加工作時見到的鹽湖場景,青海鹽湖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王石軍深有感觸地說。

青海省自然資源廳礦產資源保護監督處副處長汪明道介紹:“從自然條件上看,礦區地處鹵水濃縮結晶形成的鹽類化學沉積平原,環境極端干旱,地表及地下一定深度范圍內均為大面積分布的石鹽土及晶間鹵水,不具植物生存的水土條件,因此礦區地表無任何植被生長,相應也無動物分布,生態環境條件惡劣。在以往,礦區周邊地區只有極少的耐干旱、耐鹽堿的蘆葦生長。”

而這一切,都在對察爾汗鹽湖進行鉀資源開發利用,將荒漠鹽堿灘成為工業用地,改變了土地的利用狀態后發生了變化。

幾十年來,一批批鹽湖人通過承擔國家七五重點工程一期鉀肥項目建設、國家西部大開發標志性工程二期鉀肥項目建設、國家產業振興項目新增100萬噸鉀肥項目建設等,開拓大沙河,建設太陽能鹽田等,建設固液轉化那棱格勒河引水工程、格爾木河防洪導水工程、鹽田及加工廠生產東、中、西水庫,用淡水將鹽湖周邊鹽漬土中的鹽不斷清洗出來開發利用,鹽漬化現象逐步退化,創造了新的鹽湖生態和多樣性生物群。

今天的察爾汗鹽湖,百里生態水景線東起生產廠區,西至別勒灘礦區,綿延60多公里,圍繞著100多平方公里的淡水湖,人造濕地面積相當于20個西湖。在天之湖南岸,那個幾百年來“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風吹鹽塊跑”的地方,如今水淡了、土去鹽化了,有魚了、長草了、天鵝飛來了、候鳥集聚了,不但實現了定向按需給鉀肥生產供水,周邊的生態環境也大為改觀。

站在岸邊,察爾汗鹽湖銀白色的鹽灘連接著碧藍的湖水,宛如茫茫大海,湛藍壯觀。而其南側的淡水湖僅一壩之隔,一邊是淡水,一邊是鹵水,天上的景與地面的水對影成雙,令人心曠神怡。

“如果夏天過來,這片濕地會更漂亮。”王石軍望著眼前的一片蔚藍說,到了六七月份,這里的草會長得又綠又高,成群結隊的珍稀野生鳥類在空中翱翔,周邊還會有狐貍、黃羊、野狼等野生動物出沒。

“水映天、天接地,人在湖中走,宛如畫中游”的畫面不止察爾汗獨有。在距離察爾汗鹽湖400多公里的茶卡鹽湖,則是另一片神奇的土地。由于茶卡鹽湖的湖水含鹽量高,平靜的湖面會折射出倒影,銀波粼粼,雪山映入湖中如詩如畫,被譽為中國的“天空之鏡”。

相對于察爾汗鹽湖,茶卡鹽湖更受游客的關注,而由此帶來的生態環保問題也與日俱增。景區2013年接待游客13萬人次,2015年超過百萬人次,2016年單日最高游客量突破4萬人次,2018年全年超過300萬人次,“我們在歡欣鼓舞的同時,必須正視景區游客數量逐年呈現爆棚式增長的現狀下,如何堅持保護好自然資源,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的問題。”茶卡鹽湖旅游公司的總經理王其發說道。

2015年,茶卡鹽湖景區因環境嚴重污染被迫宣布關閉,開始休養生息。2016年,茶卡鹽湖以全新的姿態開門迎客。現如今, 新茶卡鹽湖景區開發面積約5平方公里,僅占鹽湖總面積的不足二十分之一,并將游覽區和開采生產區明確劃分。同時,景區派駐近百名環境衛生保潔員在主要出入口開展可視范圍及內部環境的整治,確保無亂丟、亂刻、亂畫、亂吐等現象。

茶卡鹽湖之美,美在自然,美在生態。徜徉在鹽湖深處,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美不勝收。王其發表示:“今后我們將緊緊圍繞‘天空之鏡’的自然資源,努力在‘保護中開發,在開發中保護’,實現科學、綠色、可持續發展。同時,在旅游開發中注重與工業游、度假游、研學游的融合發展,實現自然景觀與工業景觀、人文景觀的深度融合。”

一粒“鹽”的奇幻之旅

生態的改變,離不開鹽湖資源的綜合利用與循環開發。

察爾汗鹽湖東西長168公里,南北寬20公里~40公里,總面積5856平方公里,是我國最大的可溶鉀鎂鹽礦床,也是世界大型鹽湖之一。可事實上,這里的鹽資源與百姓日常生活中每天都要食用的鹽卻是兩個概念。

“鹽湖資源是由鉀、鈉、鎂多種元素組成的‘復合體’,而鉀元素則是其中的‘關鍵先生’。”王石軍表示,鉀肥是我國農業的重要支撐,而察爾汗的鹽湖資源,則是提取鉀肥的重要原料。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察爾汗鹽湖便源源不斷地給我國農業生產提供著鉀肥。目前,察爾汗鹽湖的鉀肥年產量近500萬噸,是我國最大的鉀肥生產基地。

資料顯示,察爾汗鹽湖早在1958年就開始了鉀肥生產,但在當時的生產技術和科技條件下,對資源的開發利用基本上是粗放型生產方式,簡單的提煉加工不僅造成了資源的浪費,更對生態環境產生了不良的影響。

此后,伴隨著科技的進步,對資源的精細利用從鉀肥的生產開始了。

據介紹,近年來,青海鹽湖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通過反浮選、冷結晶、正浮選、尾鹽熱溶結晶等顛覆性技術從鹵水中提取鉀鹽生產鉀肥,通過固液轉化、老鹵循環、驅動開采、貧富兼采、尾礦利用實現了低品位固體鉀礦有效開發和資源循環利用,資源利用率由27%提升到74%,鉀資源綜合回收率達到80%以上。

王石軍表示,原來國家規劃察爾汗鹽湖年產100萬噸規模只能服務30年,如今可達到500萬噸服務50年,資源可持續保障國內鉀肥自給率50%以上,這不僅增強了我國的國際鉀肥貿易話語權,更使中國成為世界鉀肥價格洼地。

那回收鉀資源以后的鹵水又有什么用處?其實,鉀肥僅僅是察爾汗鹽湖資源利用的第一步,還有很多元素例如鈉、鎂、鋰等都蘊含在提取完鉀的廢棄鹵水中。以往,這些看似無用卻價值無限的資源就被直接排放掉了,且由于排放量大,還形成了“鎂害”。而現如今,察爾汗鹽湖中富含的其他礦物質的利用價值得到了進一步挖掘,一粒小小的“鹽”就這樣重啟了它的奇幻之旅。

在察爾汗鉀肥生產的廢棄鹵水中,首先被得到重用的是鎂。鎂有“21世紀綠色工程材料”之稱,鎂合金具有比重輕、強度高、剛性高和易回收等特性,主要用于航空航天、汽車、軌道交通、船舶、國防軍工。我國是鎂資源大國和生產大國,其中,鹽湖的鎂資源就占到了國內總量的40%。

王石軍說:“與傳統硅熱還原法從菱鎂礦中提煉金屬鎂不同的是,察爾汗鹽湖的鉀鋰鎂等原料直接從鹵水中循環提取,不需要挖山炸石,也不會對地質環境造成破壞,而且生產環節充分利用了區域太陽能資源,形成了一種綠色環保的生態循環。”

幾年前,鹽湖集團金屬鎂一體化項目在察爾汗鹽湖開工建設,由此拉開了鹽湖鎂資源綜合開發利用的序幕。投資600億元的金屬鎂一體化項目以鉀肥廢液為原料,實現了鹽湖變廢為寶的夢想。

而隨后對于金屬鋰的提取與利用,更將資源的綜合利用做到了極致。中國科學院青海鹽湖研究所的研究數據顯示,柴達木盆地鹽湖蘊藏230萬噸鋰,占我國鹵水鋰資源總量的80%,戰略資源地位不言而喻。近年來,在各國新能源戰略中,鋰的地位顯著,價格飆升,動力鋰離子電池需求迅猛增長。因此,鹽湖鹵水提鋰備受關注,研究工作受到高度重視,工程化步伐有所加快。

“經過30年的產業化研發,我們成功攻克了‘吸附法從高鎂鋰鉀比鹵水中提鋰’的世界性難題,實現了從鉀肥生產排放的廢棄鹵水中提取微量鋰離子。”王石軍表示,目前企業已經建成年產1萬噸的碳酸鋰項目,未來5年規劃年產10萬噸。

就這樣,建設我國最大的“生態鎂鋰鉀園”的夢想,在察爾汗這片白色的土地上逐步實現了。

其實,即便是提煉了鉀、鎂、鋰的鹵水,在察爾汗人的眼中依舊是一種珍稀資源,因為這樣的鹵水中富含的堿性物質,仍然有很大的利用價值:鹽業尾料可以作為生產原料生產純堿,而生產過純堿的廢液經過蒸發、加工后,還可以生產無水球狀氯化鈣,用于食品或者醫藥行業。

“這種從原料的一次利用到多次利用、梯級利用,再到尾液、尾礦的再利用、循環利用,難利用礦的再生轉化利用,將‘循環’完全融合到自然生態,對‘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大量廢棄’的傳統增長模式進行根本變革,完成了從‘資源—產品—廢物’到‘資源—產品—再生資源’的完美變革,實現了資源的最大化利用,走上了可持續健康發展之路。”汪明道說道。

高“鹽”值鋪就百姓致富路

守著茶卡鹽湖的金字招牌,讓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烏蘭縣茶卡鎮脫貧致富的產業發展有了方向。“我們從旅游等渠道入手,通過項目實施帶動當地產業發展,切實讓群眾感受到了綠水青山帶來的真金白銀。”青海省烏蘭縣副縣長唐生林說道。

從兩間土木房到嶄新磚瓦房,茶卡鎮巴音村脫貧戶姜發菊的生活從5年前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巴音村和茶卡村是茶卡鎮的貧困村,在茶卡鹽湖還沒有火起來的時候,當地百姓收入大多以放牧為主。2013年,姜發菊一家從茶卡鎮小水橋搬到了巴音村。2015年,她在自家宅院的基礎上擴建了兩間房,開起了家庭賓館。和大都市的民宿并無兩樣,姜發菊的家庭賓館里衛生設施、無線網絡和24小時熱水一應俱全。

“從4月份開始,茶卡鹽湖的游客就慢慢多起來了,到了七八月旅游旺季,來茶卡游玩住宿的人非常多,賓館一年也能有4萬多元的收入。”姜發菊說,等到了秋冬季節的旅游淡季,她會去政府和企業提供的公益性崗位上做環衛工,一個月也能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

姜發菊的變化并不是個例。2013年以來,通過省、州、縣政府補助和村民自籌的方式,當地將位于茶卡鎮東20公里處巴音村鎮村搬遷至鎮區巴音新村,將鎮區西北6公里處茶卡村鎮村搬遷至鎮區插卡新村,按整體劃一、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的要求,統規統建了120平方米的二層樓房。

隨著一間間破房、危房的拆除,一堵堵墻體的修復,一條條道路的硬化,一棟棟新房的建成,巴音村、茶卡村的村容村貌發生明顯變化,群眾居住環境得到明顯改善,基本實現了農牧民生產在農村牧區,居住、生活、就醫、上學、娛樂在鎮區的發展目標,群眾的生活條件和居住環境得到進一步改善,使群眾切切實實地享受到了改革的紅利。

搬得出更要能致富。近年來,茶卡鎮對14戶有意愿發展特色產業、開設家庭賓館等貧困戶發放金融扶貧“530”貸款60萬元,有效解決了貧困戶籌資問題,增強了脫貧致富的勇氣和信心;在縣婦聯、縣就業局等單位的大力支持下,多次舉辦烹飪、家庭賓館等技能培訓,參訓農牧民達500余人。

“通過培訓,群眾對家庭賓館的創意開發、規范化管理、服務理念的提升有了更新的認識。通過旅游促進轉型發展,家庭賓館經營收入已成為群眾和貧困戶增收的主要來源,助推了群眾駛入致富快車道。”唐生林表示。

在脫貧攻堅的帶動下,近年來,烏蘭縣借勢“天空之鏡”,在原有家庭賓館的基礎上,提升服務、提升質量、統一規劃,發展具有特色的旅游“民宿村”,不斷壯大支柱產業,延伸產業鏈,發展以特色餐飲、農家樂為主的第三產業,不斷增加農牧民收入,村內基礎設施建設、社會經濟、人居環境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如今,巴音村已初步確定為州級鄉村振興戰略示范村建設。

據統計,截至目前,茶卡村家庭賓館為157家,占總戶數的75%,床位3100余張,農家樂、餐飲14家,2018年旅游總收入達940余萬元。巴音村家庭賓館27家,占總戶數的73%,床位548張,農家樂、餐飲8家,2018年接待游客11萬余人,旅游總收入達405萬元,同比2017年增長了70.2%。

唐生林說:“我們按照‘產城融合、文旅聚合、景鎮一體’的發展思路,立足茶卡鹽湖得天獨厚的資源稟賦和區位優勢,創新‘旅游+’發展模式,將脫貧路徑從‘救助式’轉為‘開發式’,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借助旅游業發展的有利時機,大力發展家庭賓館服務業,帶動周邊農牧民經濟提速增效。”

此外,依托茶卡鹽湖資源帶來的收入,近年來,烏蘭縣累計投資7638萬元,實施了排水管網系統改善工程、垃圾處理場、集中供暖、幸福路和鹽湖路的延伸和升級改造等工程,并建設了排水管網、連接高速公路的幸福路和鹽湖路建設人行道、垃圾處理場和體現民族特色商戶門頭,更換了仿漢白玉護欄,鋪設仿大理石條紋花磚,全面提升了城鎮整體形象和百姓幸福感。

楊汝坤表示,圍繞鹽湖資源的生態保護與綜合利用,青海各地在生態脆弱地區探索出了一條資源節約利用、環境有效保護、地方群眾滿意的發展模式,在生態環保與資源開發中尋求到了兩者協調發展的平衡點,將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搞好開發利用的總體要求落到了實處。

歷經滄海桑田的巨變,如今的鹽湖,正攜帶著古老生命的尊嚴,凝聚著拓荒者虔誠不逾的熱愛,不斷守護著美麗地球上這片來之不易的自然資源。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承辦:北京中地世紀文化傳媒中心 運維:北京金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00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黃寺大街24號院  郵編:100011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gtzybnet@163.com
ope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