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熱點關注 >正文

凝聚共識,傾力構筑海洋科研的人才高地

2019-04-17 10:03:36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王自堃 朱彧

3月22日,春分剛過。杭州飄了幾場新雨,位于西子湖畔的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院內,櫻花怒放、生機勃發。

這一天,該所衛星海洋環境動力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召開學術年會,國重室主任柴扉向到會的院士專家們報告實驗室最新的代表性進展。截至2018年,實驗室除院士外的國家高層次人才已增至6人。年底,自然資源部公布了科技創新平臺建設梯隊名單,國重室位列科學技術研究類第一梯隊。這些亮點從一個側面顯示出國重室創新發展的強勁勢頭,不失為海洋二所3年來傾力構筑海洋科研人才高地的縮影。

不期而遇的“搶人大戰”沖擊

記者在海洋二所采訪,聞聽多人不約而同談到了一個時間節點——2016年。這一年恰逢海洋二所創立50周年。50年來,二所人不忘初心,風雨兼程,經過幾代人的接力奮斗,取得了令人矚目的科研成就,奠定了在國內海洋領域舉足輕重的地位。習近平總書記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時,曾專赴海洋二所考察指導。50年創新發展的背后,是實力雄厚的人才隊伍的支撐。經過50多年的積淀,海洋二所已是人才云集,擁有2位中國科學院院士、3位中國工程院院士、4位浙江省特級專家,逐步形成了一支院士領銜,杰青、優青、萬人計劃等國家級人才領軍的高素質科技人才隊伍。

也正是2016年,人才濟濟的海洋二所竟遭遇了一場前所未有的人才危機。據副所長黃大吉回憶,當年該所先后有8名科研骨干(含1名“杰青”)被人挖走,另有10余名科研骨干接到了外單位拋出的橄欖枝,待遇豐厚的聘任合同甚至“直接拍到了新晉院士的桌上”。一時間,海洋二所仿佛大門敞開的人才超市,獵頭們長驅直入“明搶”科技人才。

這一爭搶人才的現象并非偶然。2012年,黨的十八大提出建設海洋強國戰略,我國海洋事業迎來了加快發展新時期。許多地方政府、高校、科研院所、企業興起了一波“下海熱”,紛紛招引海洋項目,組建海洋研究院、增設海洋學院,且不惜重金廣為“招賢納士”。以雄厚的人才資源著稱的海洋二所首當其沖。科研人才集中流出,在全所引發了不小的震動。緊迫的局面考驗著二所人的應對智慧。

組團調研催生人才計劃

面對新形勢下的新挑戰,海洋二所領導層多次召開會議分析研究,商討對策。大家一致認為,扭轉這一局面,必須全所總動員,不僅要面對現實,采取措施留住人才,更要從長計議:大力度引才育才,把二所的科研隊伍建設得更加強大。

隨之,海洋二所迅速成立了以所長李家彪為組長的人才工作領導小組,試圖制定出一套職工能接受、經濟能承受、符合二所實際的人才政策與制度。

然而,究竟應該從何處入手,具體怎樣落紙成文,起初的操作思路并非十分清晰。盡管此前實施過一個“英才計劃”,回頭看來顯然力度不夠。為此,從2016年6月開始,二所組成由所領導帶隊,各實驗室主任、機關相關處室負責人參加的調研小組,先后赴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浙江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南方科技大學、中科院青島海洋研究所、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青島海洋地質研究所、中國水產科學院黃海所、浙江省農科院,了解學習這些單位引育人才的政策制度、促進科研創新的激勵措施。

調研的結果增加了二所人的緊迫感:這些高校和院所均形成了自己的人才培養體系,在引進人才上各有高招,并制定了詳盡的計劃和辦法。相比之下,高校對引進人才的待遇更加優厚,因而從二所“跳槽”的8位科研人員中有7位被高校挖走。

很快,調研小組參照走訪單位的經驗和作法,結合二所的實際情況,撰寫了一份人才政策調研報告,內容涉及人才概況、人才工程設置、人才待遇、培養及考核機制和人才工作創新理念等,尤其是對提高高層次人才待遇提出了明確具體的建議。接著,更為細化的《海洋二所人才發展計劃》《高端人才工程實施辦法》初稿出爐,兩個文件圍繞人才的集聚、培養、流動、評價和激勵等環節,進行了系統設計,提出了一套具有含金量的改革“組合拳”。所領導決定先期下發各處室,廣泛征求所里院士、所領導、中層干部和科研人員的意見。

尋求突破中的兩難糾結

一石激起千層浪。兩個文件的初稿可謂一次大膽的試水,有些條款在某種程度上涉及到對現行機制的突破,按李家彪的話說,“就是面臨著游走在政策邊緣的兩難,風險極大”。

2016年10月26日,海洋二所召開了人才工作領導小組會議,就這兩份文件聽取職工意見并展開了熱烈討論。其焦點集中于兩點:一是“是否要實施人才發展計劃?”二是“是否要給予高端人才更高待遇?”對前者大家所見略同,但對第二點則存在不同看法,有人疑慮“給予高端人才更高待遇是否越線和違規?”“考核條件難以量化。”也有人表示,“政策制定很契合實際,可以更好地激勵科研骨干力量。”“所里要引進人才、留住人才、培養人才就要在某些方面大膽突破。”各有道理,讓人一時難下定論。

其實,與此相關的還有一個實質性問題,即錢從哪里來。提高科研人員的薪酬,算下來并不是個小數字,需有大筆且固定的財力支撐。而我國科研院所一直以來實行績效工資總量政策,直接“卡死”了工資上限,這也是二所遇到的最大掣肘。李家彪告訴記者,“以前大多數高端人才拿到了很多重要的項目,他們申請到的經費中有沒有一部分可以作為人才津貼?”因為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誰也不敢把這筆錢用到高端人才身上。為了解決資金來源,人才工作領導小組經過討論研究,制定了《高端人才津貼支出途徑建議和依據》,并報所黨委常委會議審議通過,將高端人才崗位津貼的支出渠道和文件依據予以明確。同時在關于高端人才工程實施辦法的補充規定中提出,高端人才在完成聘期考核指標前其個人不再領取科研項目績效津貼激勵,但其所負責科研項目的績效津貼額度不予核減,可以發放給團隊或課題組其他成員,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反哺的效果,對高端人才所在團隊的成員起到激勵作用。

以上的作法是否可行,當初二所人一直處于糾結狀態。他們說,直到后來《中共自然資源部黨組關于激勵科技創新人才的若干措施》出臺后,心里的一塊石頭才算落了地。

關鍵時刻的民主抉擇

在那次人才工作領導小組會議上,大家開誠布公發表了各自意見,會議結束時并沒有急于作出決策。二所領導認為,人才隊伍建設牽一發而動全身,不僅關系到研究所的長遠發展,也涉及到全所職工的切身利益。在這一重大事項上,應尊重職工的知情權,充分體現民主集中制。

會議研究決定將《海洋二所人才發展計劃》《高端人才工程實施辦法》提交職工代表大會審議。

2017年1月22日,海洋二所召開職工代表大會,對兩個文件進行表決。李家彪在會上作了簡短講話,講述了兩個文件的出臺背景和重要意義,隨后54名職工代表現場投出了自己神圣的一票。統計結果顯示,其中只有3張反對或棄權票。兩個文件獲得高票通過。

值得注意的是,這54名職工代表以年輕人為主,他們絕大多數還不是有著各類頭銜的“骨干人才”,但他們紛紛表示同意所里的決策。在很多人看來,這其中的邏輯很簡單:人才是科研院所的第一資源,科技創新人才更是海洋事業的中堅力量。留住人才,引育人才是二所增強核心競爭力和影響力,實現加快發展、長遠發展的根本大計。

通過職工代表大會的民主抉擇,人們進一步凝聚了共識,海洋二所人才發展計劃得以最終確定,高端人才工程建設即將付諸實踐。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關鍵詞: 海洋科技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承辦:北京中地世紀文化傳媒中心 運維:北京金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00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黃寺大街24號院  郵編:100011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ope电竞